理论研究

九三“初心”刍议

点击量:   时间:2018-04-08
九三“初心”刍议
 
纳秀艳
(九三学社中央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
内容摘要:
九三学社是在“五四”精神的滋养与启蒙下创立的民主党派。作为“五四”运动核心力量的九三先贤们汲取“五四”的“民主”“科学”精神,并将此作为党派的宗旨,亦即“初心”,一代代九三人不忘“初心”,薪火相传,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本文立足于九三党派的“初心”,从九三“初心”的形成渊源及思想内容、九三“初心”之精神指向及其当代意义,两个层面展开论述,旨在揭示九三“初心”与“五四”的密切关系,探讨“初心”的思想内涵与精神指向以及在当代的指导意义。
关键词:
    九三学社;初心;“五四”;民主科学;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的“七一”重要讲话中,多次提到了次“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这句话。“初心”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有的信仰与情怀,即共产主义的信仰,心怀人民的思想。“不忘初心”则指的是始终保持一颗忠诚之心、一颗赤子之心、一颗敬畏之心、一颗爱党之心、一颗纯朴之心。
一、九三“初心”的渊源及思想内容
(一)何为九三“初心”
所谓“初心”,意指做某件事的初衷和原因,亦即开始或首先履行、从事某项事务。梁启超在《仁学·序》中称谭嗣同说:
与其师欧阳中鹄书亦云:“平日互相劝勉者,全在‘杀身灭族’四
宇,岂临小小利害而变其初心乎?……今日中国能闹到新旧两党流血遍地,方有复兴之望。不然,则真亡种矣。”以此看来,谭嗣同最后之束手待擒、引颈就戮,纯粹是为信念而死,为精神而死,亦即是殉其一以贯之的侠心。
在这一段文字中,谭嗣同说明了革命者应该保持一颗不变的“初心”,切莫在利益面前而改之。梁公对于谭嗣同最后的选择给予很高的赞誉,他的英勇就义就是出自一以贯之的“侠心”,此“侠心”就是“初心”。由此可见,初心对一个人而言,何等之重要,它不仅是信念,而且是精神的支柱。
那么,九三学社的初心究竟是什么呢?九三学社自诞生之日起,也有一颗“初心”于怀,“民主”与“科学”是九三学社的宗旨,也是九三学社之“初心”。一代代九三人为此“初心”而努力奋斗,谱写了一曲曲动人的旋律。
(二)九三“初心”的渊源
溯本求源,九三之“初心”是在“五四”精神的启蒙和引领下确立的。“五四”精神指的是高扬在思想界的时代精神和主流思潮,它包括爱国主义精神、民主与科学精神、改革与创新精神等。九三学社的先贤们深受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洗礼和“五四”精神的熏陶,并成为五四运动的先锋。他们自觉地汲取了“五四”精神之“民主、科学”精神,并以此为宗旨,投身于救亡的斗争中,从思想深处为中华民族寻找出路。于1945年成立九三学社,并以“民主”与“科学”作为党派的思想宗旨——即“初心”。
九三学社的前身是“民主科学座谈会”,雏形为“自然科学座谈会”。1939
年春天,在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时刻,国民党反动派却将政策改变为以消极抗日为辅,而以积极反共反为主。国民党政府的这种态度,引起了广大进步民主人士及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在国统区掀起了轰动一时的民主宪政运动。就职于重庆中央大学的潘菽、金善宝、梁希等知名教授,心怀忧患意识而聚集在一起,时常谈论政治形势和国家命运。后来,重庆大学的谢立惠、税西恒两位教授也加入讨论,于是,聚会以座谈会的形式固定下来。
表面上,他们以切磋学问为名,而实际上则以关心国事为实。对外界则称为“自然科学座谈会”,据潘菽先生回忆,与会者一直认为,“在谈到它时就姑名之为‘自然科学座谈会’”。随着抗战形势的日趋严峻,加之国民党政府的不断退缩,知识界的民主运动日益高涨,一些进步的民主人士,如许德珩、劳君展、黎锦熙、张西曼、黄国璋等先生,时常相聚,畅谈国事,旋即潘菽也加入其中。潘菽和许德珩都是“五四”运动的先进者,二人志趣相投,凭着他们在当时科技界和思想界的威望,不断介绍新生力量加入,至抗战胜利之际,座谈会已经初具规模。应大家的要求,许德珩先生将“自然科学座谈会”更名为“民主科学座谈会”。自此以后,“民主科学座谈会”不仅成为九三学社党派的组织基础,并将“民主”与“科学”思想也成为党派的“初心”。
诚如前文所言,九三之“初心”实际上源自于“五四”精神。五四精神的核心内容是“爱国、进步、科学、民主”。在五四运动中,一批爱国知识青年走运动的前沿,作为时代精神的引领者。许多九三先贤也积极投身于那场先进的思想革新运动中,如许德珩就是“五四”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著名的《北京学生界宣言》由他起草。另外,九三学社主要创始人之一的潘菽,也是“五四”运动的干将,他汲取“五四”的先进思想,他曾说:
“五四”运动前后蓬勃开展的新文化运动,彻底破除了封建主义教
育给我形成的种种精神枷锁,树立了以民主和科学为主体的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
许、潘二先生获释后,始终坚持与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封建势力进行斗争。此外还有黄国璋、黎锦熙、张雪岩、杨振声等一大批先进的青年知识人,也投入运动之中,他们不仅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也成为九三学社的缔造者。许德珩、潘菽等秉承五四精神,弘扬科学与民主精神,在“民主科学座谈会”的更名中,可见以“五四”精神为旨归的诉求。
纵观九三学社的成长史,在血雨腥风的年代里,一路艰难行进,为拯救危亡的中国呐喊助威,无不与中华民族的利益息息相关,时刻与中国共产党的思想相一致。其高扬的“民主”与“科学”宗旨,即作为党派的“初心”,与“五四”精神密切相关,对此,何兰先生在论及“五四”运动与九三学社的缘起时,有着十分精确的论述:
从思想根源来说,可以一直追溯到“五四”运动。从五四新文化运动直到 1946 年成立,很多九三学社先贤(以下简称九三先贤)投身到爱国救亡、思想启蒙和文艺复兴运动中。可以说,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当代中国政党政治的文化源头,也是执政党中共的文化源头,还是九三学社的文化源头。
在此意义上,伟大的“五四”运动,不仅是20 世纪中国历史的里程碑,更是九三学社以“民主”与“科学”宗旨,即哺育 “初心”的渊薮。
(三)九三“初心”的思想内涵
作为九三学社“初心”之“民主与科学”精神,是“五四”时期反封建的旗帜,其基本的内涵是摆脱愚昧思想,倡导科学;破除封建制,追求民主。下面对二者的思想内涵分而论之。
第一, “民主”思想内涵
“民主”是建立在“人权”基础上的思想。也就是说,尊重人权,重视自由意志,即为“民主”之内核。在民主精神的指引下,旧制度、旧思想中的糟粕被深入批判,陈独秀在《本志罪案之答辩书》明确指出:
要拥护那德先生,便不得不反对孔教、礼法、贞节、旧伦理、旧政
治;要拥护那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旧艺术、旧宗教;要拥护德先生又要拥护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国粹和旧文学。
虽然,陈独秀的观点难免有失偏激,但是,他的确指出了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中积存下来的旧思想,譬如贞节、旧伦理、旧政治等,对人权的侵害尤为严重。“民主”思想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还人民以权力,还尊严于百姓。在厚重的封建思想面前,如果没有冲决一切的勇气,难以实现民主自由。
李大钊号召青年说:“冲决过去历史的网罗,破坏陈腐学说的囹圄。”显然,李大钊先生所说的“过去历史的网络”与“陈腐学说的囹圄”,就是正对中国长期以来禁锢人心的封建制度和封建思想。若要建构“民主”与“科学”为内核的时代精神,就必须敢于正视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和文化,敢于批判那些阻碍社会发展的腐朽思想和专制政治。
因此,李大钊强调:“盖民与君不两立,自由与专制不并存,是故君主生则国民死,专制活则自由亡。”在封建社会里,“民”是君的子民,在天子的脚下小心谨慎地求得生存,终日惶恐不安,何谈自由之思想,更遑论民主之精神。“君”与“民”的对立关系、“专制”与“自由”的相克性问题的解决,唯有还人民以自由,铲除专制。新的时代须有新的思想引导人们去探寻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民族未来的出路。
“五四”运动以民主思想为武器,对封建专制主义予以彻底的反叛,并因此而确立了富有进步意义的现代思想体系和价值观念。在思想领域内完成了中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在中国思想史和历史上具有筚路蓝缕之功。自此以后,新的观念、新的思想、“新的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等具有现代价值取向的事物开始在中国社会生根发芽。”
因此,“民主”所诉求的新的思想倾向,核心是体现在现代的“人”的观念的确立上。推翻封建专制,推行民主思想,这是时代赋予九三先驱们构建党派思想的使命。
第二,“科学”思想内涵
所谓“科学”,指的是反映自然、社会、思维等的客观规律的分科知识体系。科学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毛泽东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人们必须通过对现象的分析和研究,才能了解到事物的本质,因此需要有科学。”这里的“科学”包含着两方面的内涵。
而“五四”所倡导的“科学”因现实之故,则侧重于自然科学,尊重自然规律,反对封建迷信,旨在使人民能够以科学而理性的态度看待社会、看待世界。《科学》与《新青年》明确打出“科学”旗号,“主张以科学代宗教”,反对天或者神主宰一切的邪说。
数千年的中国封建社会历程中,历代封建帝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利与地位,以“君权神授”“天人感应”等思想来禁锢民心;以三纲五常之伦理道德来约束人民。愚昧是弥漫在中国封建社会思想界的烟雾。陈独秀在《青年》(后改为《新青年》)创刊号中指出:“国人欲脱蒙昧时代,羞为浅化之民也,则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对此,鲁迅先生也在《随感录》中批评道:“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育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人的对立。”的确,在某种意义上,“科学”是封建思想最大的反动力。
“五四”思想启蒙者将科学视为是救国强国的武器,基于这种共识,西方大量的科学技术著作被翻译并介绍到中国,国人对科学的推崇和热衷呈空前之状,对此胡适先生感慨说:
这三十年来,科学这个名词在国内几乎拥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无论懂与不懂的人,无论守旧和维新的人,都不敢公然对他表示轻视或戏侮的态度。这样几乎全国一致的崇信,究竟有无价值,那是另一问题。我们至少可以说,自从中国讲变法维新以来,没有一个自命为新人物的人敢公然毁谤‘科学’的。
实际上,崇尚科学,在当时不仅是反封建的武器,更体现出理性的生活态度和价值取向,诚如陈独秀所言:
士不知科学,故袭阴阳家符瑞五行之说,惑世诬民,地气风水之淡,乞灵枯骨。农不知科学,故无择种去虫之术。工不知科学,故货弃于地,战斗生事之所需,仰给于异国。商不知科学,故惟识罔取近利,未来之胜算,无容心焉。医不知科学,既不解人身之构造,复不事业药性之分析,菌毒传染,更无闻焉。
的确,不懂科学的民族谈不上进步,不重视科学的国家谈不上发展。因此,“科学”的内涵主要有:崇尚科学、热爱科学、科学救国的意义诉求。在“五四”特殊时代,它一方面具有强烈的实用性和进化论思想色彩,以挑战中国传统落后思想和承担中国现代文明为己任,试图以“科学”概念为基础,建构全新的现代社会观、历史观、人生观和其他价值体系;另一方面,它以形而上的存在突破生物学领域的意义而广及于思想、文化和其他意识形态领域并一度成为当时国人的一种宇宙观、社会观、历史观和人生观,并以其不容置疑的“科学性”而广泛地作用于中国社会。尤其在思想领域,发挥了强大的作用。
二、九三“初心”之精神指向及其当代意义
本文所论的九三“初心”之精神指向,其内涵指的是“民主”“科学”共同体现出的人文精神。
很显然,“民主”无论从内涵,还是外延,均是对人的权力的关注与关怀,其人文性则不言而喻。而科学是反映事实真相的学说,致力于揭示自然真象,对自然作理由充分的观察或研究。同时将源自于自然的研究经扩展、引用至社会、思维等领域,这样,科学由此延伸出了人文精神,对人的尊重和关怀精神。因此,九三“初心”是以人文精神为其指向。
“人文精神”是一个内涵及外延相对丰富的范畴,尤其将“科学”纳入到“人文精神”去考察,很容易出现难以周严的情况。
对人文精神的理解可谓见仁见智,对其内涵的界定亦千差万别。很多人认为,人文精神就是社会科学研究的范畴,是文科所关注的领域。这是非常狭隘的一种认知,实际上,所谓人文精神即为人文科学,而人文科学并非是一般意义层面上的人文学科的类聚,人文学科是具体的学科,比如说历史学、文学、哲学、教育学、伦理学。如果将这些学科作为一种外在的集合体,称其作人文科学,这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人文科学,它们只是学科而言。
那么,我们所说的“人文科学”,实质上是对于人自身进行的一种培养教育,其核心则是对人的关怀和对人的尊重,《周易》:“关乎人文,化成天下”之“人文”的内涵具有广泛性和超越性。对人文精神,尤西林先生有着全面而充分精确的论述,他说:
人文精神是在超学科的视域中关注人的问题。否则,简单地把人文学科看作是今天的文科的学科累积,我们就会固步自封,如坎井之蛙,永远看不到高远的天空和开阔的大自然,比如被认为是理科的数学,其实也是培养人文素养一个非常重要的学科;也不会看到,包括对于计算机科学这样的一些工程科学,我们实际上也需要对其进行一种人文的介入,而且它反过来由此产生的人类信息交流和生产,乃至传播过程中的相互交流,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人文问题。
尤先生以渊博的学识和开阔的视野,充分论述了“人文精神”在不同学科中的呈现与意义。如果说,人文科学所指向的是人与社会的问题,那么,自然科学所指向的是人与自然的问题。换句话说,二者都以人文精神为旨归,而科学精神是从另一层面表达人文思想。基于这种认识,九三初心之“民主”“科学”则完全吻合人文精神的内涵。
在五四时期,“民主”与“科学”唤醒了广大群众的自主意识与科学思想,曾起到了思想先驱的作用。那么,在今天,以人文精神为指向的九三“初心”,有何意义呢?
在当代中国的发展中,无论是教育界还是科学界,正面临被具体学科的分化所限定、最终演化成一种消极意义上限制的局面。令人困惑的是,在现代化和其相应的现代性开端的现代社会,是一个人文精神衰落的时代。众所周知,现代社会在外在的一个明显特征是结束了封建思想的统治和瓦解了封建体制,倡导科学、民主是现代社会的标志。一代代仁人志士,为了实现民主、科学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在他们身上真正体现出人文精神。因为人类固有的一种向上的亦即超越性精神追求,其核心的力量就是人文精神。
但是,在今天,由于空前繁荣的市场化经济,对于人文精神的培养产生了某种程度的负面的影响,导致当前教育已经出现了一种急功近利的不良倾向。尤为严重的是在高校,这种不良倾向表现在学生与家长以及教学体制以学生就业为最终方向。因而,当下的大学教育更多地是迎合市场,而非在更远大的视野和方向中去引导市场和发展市场。大学少了从容的气度和对于知识原理的沉静思考和追求,而是汲汲追求眼前的功利和成果,而并没有产生产出根本性的科学成果。整个社会的风气皆如此,人人变得浮躁、功利、自私。
诚然,人文精神对于当前的学校教育,不论从专业角度来说还是从个人需要和社会需要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人文精神对于全社会有着积极的引导意义。它不仅仅具有在思维方法上的综合性或整合性,同时还起着对人生观和价值观引导和塑造的作用,而这些是单纯的技术性的学科不可能侧重的内容。
所以,不同阶段的人文精神教化,侧重于学生思想人格层面的完整的发育。因为,他们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引领作用。在大学阶段,人文精神的培养对于相应的专业青年学习者来说,实际上也是在培养他们未来获得的很重要的一个社会身份——知识分子。  
与此同理,我们的视野由大学转向社会,我们会发现,当今时代,经济发达,物质繁荣,但人文精神缺失,这是时代的疾病,在许多学科领域或多或少地都出现了工具化和功利化的倾向,尤其是很多学者在人文精神方面出现了严重的缺失,导致十分严重的心理疾病和出现亚健康现象。
那么,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不应该是工具化的个体,而是有知识素养和人文精神的人。人文精神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即可完成的,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更不是突然在某一阶段去实现,而是需要从小培养。弘扬人文精神,是提升全民族素质的重要途径,一个没有最基本的人文精神的民族不可能培养出伟大的科学家和思想家。
因此,不忘初心,努力践行,积极向全社会发起弘扬九三“初心”之人文精神指向,这是每一个九三人的使命,也是时代的要求。努力践行“初心”,大力开展学习优秀传统文化经典的活动,与伟大的先圣们对话,以经典的魅力感染人心,影响人们当下的思想,复活每个人心中的仁爱之心。展开各项科学技术的推广活动,大力宣传、普及科学思想,培养全社会以科学解决问题的认知能力。尤其,在全球一体化语境下的今天,我们应该放眼世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积极学习西方先进的文化思想与科学技术,丰富人们的知识结构,提升思想境界。
总之,全面阐释“民主”“科学”的时代内涵与精神意义,探究蕴含在其中的人文思想和在当代的精神价值,赋予新的时代意义。故而,溯本求源,不忘初心,努力践行,是每一个九三社员的使命与责任。弘扬“五四”精神,提倡党派意识,使每一个九三社员成为“初心”的践行者和发扬者。
 
参考文献:
1.《新青年》。
2.陈独秀:独秀文存[M].安徽人民出版社,1987.
3.李大钊:李大钊文集[M].人民出版社,1984.
4.胡适:陈独秀与文学革命[M].河南人民出版社,1982.
5.毛泽东:毛泽东选集(1-4 卷)[M].人民出版社,1991.
6.中国科学院编:五四爱国运动资料[M].科学出版社,1959.
7.华岗:五四运动史[M].新文艺出版社,1951.
8. 超然:北京大学与五四运动[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9.
10.彭明:五四运动史(修订本)[M].人民出版社,1998.
 
作者简介:纳秀艳,女,土族,文学博士,硕士生导师,青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