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政建言

杜德志主委在全国两会上就尽快出台自然保护区内 矿业权分类处置的相

点击量:   时间:2020-05-27

    2017年,原国土资源部印发了《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清理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土资发〔2017〕77号)。《方案》要求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重点,对行政区域内各类保护区禁止矿产资源勘查开采范围的矿业权进行全面调查摸底、分类梳理、系统分析,为保护区内矿业权分类处置工作奠定基础。2019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分类有序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依法清理整治矿业权,通过分类处置方式有序退出。这两个文件的出台将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退出提上了政府议事日程,但二者均未就具体的退出时间,退出方式,补偿范围等内容作出规定。

    青海省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青海省委主委杜德志在建议中说,目前各地政府在推进矿业权退出工作中,唯一能参考的执行标准只有2016年财政部会同原国土资源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政策性关闭矿山企业缴纳矿业权价款退还工作的通知》。该文件规定:“在矿产资源开发整合过程中,按照保障矿业权人合法权益原则,对矿业权未被整合而直接注销且已缴纳探矿权采矿权价款(以下简称矿业权价款)的矿业权人,其拥有的剩余矿产资源储量对应的已缴纳矿业权价款应予以退还。”依据该《通知》,地方政府只能得出“矿业权退出必须退还企业已缴纳的矿业权价款。”的结论。但对于探矿权的形成成本,如勘探过程中修建道路、水电等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以及企业在勘探期间人员、车辆等的实际运营经费,甚至融资成本、退出后丧失的机会成本等问题,以及不同类别的矿业权,其补偿范围包含哪些?具体测算标准是什么?补偿资金来源渠道怎么解决?成本核算以什么时间为界?矿点周边环境修复责任主体是谁?原有从业人员如何安置等等许多问题,地方政府都处于无据可依的地步,因此,各地出现了标准不一的矿业权退出补偿标准。地方财力好的省份补偿额度往往较高,矿业权退出工作推进较顺利,但对于西部资源型省份,既面临矿权退出后财政收入大幅减少的问题,又要解决矿权退出后补偿资金支出的问题。在多重压力之下,这些省份的补偿范围往往较窄,企业利益和政府意愿难以达成一致,矿权退出工作往往推进缓慢。“自然保护区内的矿业权退出工作推进不力”成为中央环保督察组中央的反馈整改意见。同时由于矿业权退出推进缓慢,被关停的采矿企业面临着资产变现难,债务风险高的问题。

    为此,杜德志在全国两会上建议:

一是自然资源部尽快研究出台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分类处置的具体指导意见。

二是对于一些矿业权退出后地方财政收入降幅大、补偿资金压力大的省份,中央财政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给予补贴。


参政议政